第1章 第1章

光线昏暗的酒店房间里,一个女人躺在床上闷声哼了哼。

好热!

唐暖脸上通红,眸子里带着迷离的光,唇瓣咬得失了血色。

该死的!

到底是什么时候被人趁虚而入下了药的?

唐暖扯了扯领口,越发口干舌燥。

她深呼吸,可是那感觉越发明显。

燥热、难受。

就在这时,床头柜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唐暖强忍着难受,接通了电话,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正常,“喂?”

电话那头传来一道低沉的男声:“都已经部署好了,你什么时候过来?”

唐暖看了一眼时间,“一个小时后收网。”

“好。”

挂断电话,唐暖强撑着身子坐起来。

没时间了,现在去医院根本就来不及,她必须找个别的办法!

她踉跄着走进浴室,站在洗手台前用冷水洗了把脸,然后死死盯着镜中自己的脸,明眸皓齿,眉眼中俱是风情,美艳绝伦,和记忆中的那张脸,有九成的相似。

今夜,是时候做个了断了!

唐暖冲着镜子轻勾了下唇角,眼底凝聚起一丝狠戾,妩媚和冰冷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在她身上得到了完美的融合。

但在这之前,她还得先解决一件事。

她记得,入住前,隔壁好像单独住了个男人......

唐暖眯了眯眼睛,很快做了个决定。

她走到门口,刚打开一条门缝,就听到一阵脚步声。

透过门缝朝外看,正好看到一个男人从门前经过,身形修长挺拔,没看到脸,但气质冷冽干净不油腻。

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

就他了!

唐暖打定主意,拉开房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快速出手。

就在门打开的一瞬,男人其实就有了防备,整个人进入一种警惕状态,明亮澄澈的双眼写满了危险与戒备。

感觉到身后的接近,他刚要有所动作,便被对方抢先一步,后腰蓦地一麻,瞬间丧失了行动能力。

紧接着,司夜寒被用力往后一扯,进入了身后的房间。

他还来不及看清眼前的是什么人,关上门的瞬间,他就被对方将双手剪于身后,压在了墙上。

动作之快,连他都招架不及。

好惊人的速度和力量!

司夜寒内心惊叹的同时,听到身后一道带着喘息的声音,“抱歉,我会给你补偿的。”

女人?

是那边派过来的?

司夜寒思索着,刚要开口说话,脑袋却被身后的人用力扳向后,然后,温热的唇瓣便被眼前的人堵住了。

司夜寒身体猛地一僵,剑眉微微蹙起,呼吸间尽是女人的温软馨香,向来不喜欢任何人碰触的司夜寒,竟然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悸动。

房间里没有开灯,光线太暗,他眯着眼睛也看不清眼前人的模样。

很好!

活了二十三年,他还是第一次被一个女人压制住动弹不得!

他尝试着抬手,却发现,连根手指头都动不了,而且,连声音都发不出,浑身都处于一种麻痹状态。

这个女人到底对他做了什么?

很热!

被下药了?

不及多想,下一秒,唐暖松开了他。

就在司夜寒以为她要放自己离开时,唐暖一把拽住了他的领子将他整个人拖到床边,然后用力一甩。

天旋地转间,司夜寒被甩到了床上,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来,黑暗中,女人随即俯身压下来。

司夜寒:“......”

夜,漆黑的如同化不开的浓墨。

唐暖从床上起来,迅速穿好衣服,回头看了一眼床上还陷于昏迷的男人。

光线太暗,她看不清他的长相。

看不到也好......

她从包里拿出所有的现金放在床头柜上,当作补偿。

不管今晚的行动成不成功,她终归是欠了他一个人情,如果以后还有机会见面,她一定会报答他的。

——

清晨,熹微晨光透过米黄色的轻纱撒落到地毯上。

床上,男人睁开惺忪的眼睛,一张冰雕般的俊脸上透着矜贵迷人的气息。

昨晚的画面强势载入脑海,司夜寒一个激灵坐起来,脸色瞬冷戾。

该死!

他竟然被一个女人给......

那个该杀千刀的女人呢?

司夜寒咬牙切齿地环顾四周,眼角余光瞥见床头柜上的一沓子钞票,本就阴鸷的俊脸浮出一抹狰狞的表情。

这就是她昨晚说的,会好好补偿他?

她当他是什么人?

竟敢用钱来侮辱他!

司夜寒修长如玉的手指卷曲握紧,因为用力而失去血色。

该死的!

修长匀称的腿落地,拿衣服的时候,不小心扫落了床头柜上的遥控器。

“砰!”

遥控器落到地上,触碰到了开关,前方的电视打开,刚好在播报一则早安新闻。

“......昨晚,本市警方于西江码头抓捕贩卖人体器官的团伙,双方发生枪战,码头一个仓库被炸弹炸毁,造成六死七伤......警方于早前通报,团伙的主谋确认是唐氏集团总裁唐文泓。

目前,唐文泓受伤昏迷住院,但案件证据确凿,且是在交易中人赃并获,警方称已经将所有资料移交法院,不日将会开庭对此案件进行审理。”

唐文泓这里老狐狸居然翻车了?

司夜寒挑了下眉,很快收回思绪,给助理打了个电话。

“去给我查一个人。”司夜寒语调淡淡地说道,“皇庭酒店,2308号房,我要知道昨晚是谁住在这里。”

“是和昨晚的偷袭有关吗?”助理尹礼第一反应就是五爷对这次遇袭的背后策划者有了怀疑的对象。

司夜寒愣了愣,“偷袭?”

尹礼跟在司夜寒身边不是一天两天了,当下心里就有了谱:“昨晚去和五爷你接头的那个人被发现死在了房间里,现在警方已经在调查凶手了。”

司夜寒捏了捏手指,“知道是谁干的吗?”

“还在查,不过,昨晚知道五爷你行踪的不多,我们会从这方面入手。”

司夜寒眸色深沉,眼底深不可测,只淡淡说了两个字,“不急。”

不用查他也知道会是谁。

内鬼都用上了,还真是好样的!

挂断电话,司夜寒离开前眯着眼睛看了一眼床头柜上的钞票,唇角勾出一个危险的弧度,然后一把抓起,塞进兜里。

如果昨晚不是这个女人拉着他,也许又会是另外一个局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