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第2章

五年后。

飞机穿梭在万里高空,往下俯瞰,层峦叠起的山丘看得清清楚楚。

身材姣好的空姐推着餐车向前,有人要了咖啡,也有人要了果汁。一位年轻的妈妈说要给孩子吃点东西,便要了一小份苹果。

空姐看孩子可爱,直接给了她一个大大的红苹果。

头等舱内,人并没有坐满,前排的年轻妈妈看向怀里的孩子,“来,宝贝,吃口苹果。”

唐果扬起小脸,那张白嫩嫩的小脸蛋就像是豆腐做的一样,眼睛又大又明亮,笑起来的时候,就像是闪烁着无数的星星。

肉乎乎的小手接过苹果,唐果露出一个甜甜的笑,“谢谢妈咪,妈咪真好,我最喜欢妈咪了!”

这话让唐暖很受用,揉了一下她的小脑袋,“妈咪也最爱果果了。”

唐暖揉了揉小唐果的包子头,看她双手抱着苹果啃,心里暖暖的。

小女孩的手的手肉乎乎的软绵绵的,很小很小,还没有苹果一半大。

她乖乖巧巧地坐在唐暖大腿上吃着苹果,扎着包子头,身上穿着桃红的公主裙,粉雕玉琢的脸庞,美得宛若遗落凡尘的小精灵。

吸引了不少空姐和乘客的注意力。

“哇,好漂亮的孩子,她是童星吗?”

“母亲长得这么漂亮,难怪能生出这种神仙颜值的宝贝。”

小女孩好像已经习惯了这种被注视的情况,没什么反应。

“我看她们长得也不是很像,也许是像父亲?”

父亲......

啃苹果的动作稍稍一顿,只一小会儿,唐暖却还是注意到了。

她离开华国已经五年了,这次回国就是想要查一下五年前到底是谁向唐文泓泄露了消息,替死去的那些人报仇,顺便帮师父还一个人情。

虽然这么多年来小果果从来没有问过她,自己的父亲是谁,但其实她心里还是想知道的吧。

啧!

既然都要回国了,那是不是也顺便找一下当年那个男人?

毕竟师父也说过,小唐果的问题,有一部分还是出在没有父亲上......

正想着,就听到有空姐推着餐车过来送餐的声音。

唐暖母女坐的是第一排,在过道的另一边,是一个年轻男人。

只是唐暖上飞机后那个那人就盖着毛毯戴着眼罩在睡觉,脸一直冲着窗户的方向,所以唐暖并没有看到他的长相。

餐车停在两个座位间的过道上,男人好像是被吵醒了,坐起身将眼罩摘了下来。

空姐先是问男人:“先生,请问你要吃些什么?”

“意大利面,咖啡。”

低沉好听的男声响起,唐暖下意识地看过去,看到男人俊美无双的侧脸。

唐暖在心里吹了声口哨:美男子啊,可惜看着像个小白脸,手无缚鸡之力的,中看不中用!

不过,多看几眼养养眼也行。

就在这时,唐暖的目光忽然一凝。

从她的角度看过去,她隐隐看到,那个空姐拿着的托盘底下,有个黑漆漆的东西......

唐暖挑了下眉,不动声色地将唐果放到里侧,挪动身体遮挡住她。

与此同时,指尖银光闪现。

可就在这时,空姐突然惨叫一声,托盘摔在地上,一把小巧的黑色手枪显现出来。

哟,我原来不是小白脸啊!

唐暖默默收回银针,看着扣住空姐手腕的那只手,眼底闪过一抹兴味。

手法不错!

空姐的惨叫声吸引了头等舱里的其他乘客,大家都往这边看过来,当看到那把手枪时,几人都愣了愣,随即皆是面色大变。

“啊——”

“枪......她有枪!”

“快跑!”

说是要跑,可是却没有一个人敢乱动,毕竟子弹无眼,万一要是在逃跑的时候那人开枪被打到了,冤不冤。

所以尽管很害怕,几人还是浑身冷汗地抱着脑袋缩在座椅后方,尽量利用座椅完全遮挡住自己。

一切不过是发生在眨眼间。

唐暖没有动,她眯着眼睛看着男人利落地打掉空姐手里的枪。空姐大惊,一拳朝着男人打过去。

司夜寒不闪不避,抬手就捏住了那空姐的手臂,也没见他怎么用力,空姐只觉得整条胳膊都麻木不仁,司夜寒飞快地将她胳膊往后一扭,整个人被按在餐车上动弹不得。

“啊——”

又是一声惨叫,只见一个明晃晃的银叉插进了空姐左臂的穴位上,顿时血流如注。

好快!

唐暖心底发出一声赞叹。

而其余的乘客看到这一幕,连忙起身朝商务舱和经济舱跑去。

这一跑,其他乘客也都知道了头等舱这边的情况,顿时整架飞机都陷入了恐慌中,嘈杂声甚至传到了头等舱里。

让人意外的是,乘客们不敢进来也就算了,可是就连空乘人员都......

这就有点不太正常了。

唐暖正想着,突觉头顶一片阴影笼罩,整个人就被一股巨大的力道拽了起来,脖子被人从后面扣住。

是坐在她后排的乘客!

“放开她!”男人一脸的厉色,看向司夜寒,“不然我杀了这个女人!”

话落,掐住唐暖脖子的手用了几分力道,威胁意味十足。

司夜寒一身黑色衬衫,脸微垂着,轮廓极其分明,一双漆黑的眼眸看向男人,目光中透着几分犀利,声音低沉,“放了她。”

“放了她?”男人冷嗤一声,“我傻吗?”

司夜寒朝唐果扫了一眼,只见小女孩一点都不怕不急,还在慢条斯理地啃着苹果,心底微微一诧。

这么小的小女孩,母亲被劫持,竟还能如此冷静?

是太小不懂事,还是......

再看被掐住脖子的女人,同样是一脸的淡然自若,司夜寒微不可察地挑了一下眉,心底略略有了点猜测。

他收敛心神,姿态表情很是优雅,就连声音也是温和的,“不放她,你也一样杀不了我,你凭什么觉得,我会因为一个陌生人就置自己于危险当中?有本事你就动手,大不了,事后我再杀了你们给她陪葬!”

男人的身体不由颤抖了一下,“你以为我不敢!?”

气氛正是紧张的时候,突然传来了一声轻笑。

很轻很淡的声音。

脖子还被人捏在掌心,她却是淡淡的。

“确认一下,”唐暖慢条斯理地理了理自己被弄乱的头发,“你这是在劫持我没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