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第3章

整个场面有点寂静。

司夜寒也没有想到这个看起来纤瘦的女人竟然如此淡定。

是太自信还是太蠢?

下一秒,司夜寒的瞳孔微微一缩,面上没什么变化,只是换了个姿势,一双漆黑的眸子盯着唐暖换了位置的手。

唐暖的这句话,让身后的男人也怔了一下。

他掐住唐暖脖子的手一顿,也就是这么一瞬间,唐暖侧过头去,经脉内运转的气流全都冲到右手臂,手肘一弯,狠狠砸到男人的胸口。

与此同时,一直在啃着苹果的小唐果一抖手腕,还剩一大半的苹果高高抛起,正中男人的眉心。

两人配合得非常好,速度极快,手段也凌厉,一般人是绝对反应不过来的。

可——

男人反应过来,双手如同残影一般,以快到正常人绝对达不到的速度,直接朝唐暖抓来。

电光火石之际,就在男人的手距离唐暖的脖颈不到三厘米的地方......

砰!

一声响,一道修长挺拔的身影晃到唐暖面前,一脚踹过去。

男人应声倒地,面前的身影背对着她站着。

有点孤冷矜贵的感觉。

唐暖微微挑眉,她一手肘过去,给这个男人没造成什么伤害,没想到他一脚,这男人直接就是爬不起来。

再一回头,那个原先被按在餐车上的空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晕过去了。

“合作愉快,”唐暖偏过头,第一次正视了司夜寒,嘴角微勾,“身手不错。”

司夜寒直起身体,朝她看过去,眼眸很深,声音有些低,“你也很不错。”

看似简单的一瞬间,但只有司夜寒知道对方在这短短十几秒之内的心计。

如此短的时间内,不仅判断自己的女儿会出手,还断定了他会出手相救,然后算好了时间,能够一举将这个男人拿下,这是司夜寒第一次跟人合作的如此默契,而对方还是个没有见过面的陌生女人。

最令人头疼的暗天使杀手组织的头号杀手,就在这个女人不经意之下解决了。

唐暖淡淡一笑,随意拨弄了一下头发,坐回到座位上。

小女孩看了司夜寒一眼,然后手脚并用地爬到唐暖怀里,懒洋洋地靠着,拿出平板电脑玩起来游戏。

司夜寒目光复杂地扫了母女俩一眼。

这样的一对母女,出现在这里,是巧合还是,故意想要接近自己?

虽然她帮了自己,但不代表这样他就会放下戒备,常年与恶狼缠斗,他比任何人都小心谨慎,不会轻易去相信一个人。

正想着,两个穿着空乘人员制服的男人从商务舱走进头等舱,站定在司夜寒面前,刚要开口,司夜寒微微摇了摇头。

两人一愣,很快反应过来,一言不发地将那两人拖去了商务舱。

头等舱再次安静下来。

但唐暖注意到,那些之前逃了出去的乘客也没有再回来。

——

六个小时后,飞机降落在京城国际机场。

唐暖率先带着唐果起身,准备下机。

“等一下。”司夜寒叫住她,抬手从兜里拿出一张名片递过去,“我欠你一个人情,这是我的名片,如果你将来遇到困难,拿着这个来找我,我会帮你。”

唐暖也没客气,很自然地接过名片,低头看了一眼。

司夜寒。

原来是他啊!

司家现任家主,天盛集团总裁,难怪刚刚遇到这种事情还能保持冷静,临危不乱。

这次帮了他一把,或许会是个划算的买卖。

唐暖随手放进包里,嫣然一笑,“那我就先谢谢司先生了。”

话落,唐暖抱起唐果,头也不回地下了飞机。

看着远去的背影,司夜寒不着痕迹地笑了。

“五爷。”身后响起一道恭敬的声音。

司夜寒收敛心神,径直朝着出口走去,一边走一边声音淡淡道:“把人带回老宅去。”

“是。”

另一边,唐暖母女走出机场,热浪翻滚而来。

七月的京城,正是盛夏。

唐暖缓缓地抬起头,脸上印着金黄色的阳光。

时隔五年,她终于回来了。

唐暖单手抱着唐果,一手从兜里摸出手机,翻出里面的一个号码,拨出去。

响了一声对面就接了起来。

“我在2号出口这边,来接我。”趁着对面念念叨叨之前,唐暖率先开口,然后挂断电话。

十分钟不到,一辆黑色的宾利停在唐暖身边。

带着金丝框眼镜的女人匆匆从后座位上下来,看到唐暖,咧开嘴,“你总算回来了......”

话音未落,女人眼前一黑。

唐暖单手轻轻抱了抱她的肩膀,慵懒绝艳的脸上出现一抹笑意,“好久不见。”

女人眸底泛出湿意,轻锤了一下她的肩膀,“嗯,好久不见!”

唐暖懒懒地笑着,松开女人,“这是我女儿,唐果。宝贝,这是妈咪的好朋友,叫许阿姨。”

“许阿姨好。”唐果甜甜的打了声招呼。

许歌这才注意到,唐暖的怀里还有个小丫头,再听到唐暖的介绍,顿时瞪大了眼睛。

“你、你女儿?”许歌惊愕的都有些结巴了,“不是,你什么时候结的婚?”

等等!

这小女孩看起来起码也有四五岁了,那个时候唐暖都还昏迷着,也就是说,这是在她出国前就有了的?

可那时候的她......

许歌觉得自己的脑子有点不够用了。

唐暖将唐果放到后排座椅上,笑道:“我没结婚,剩下的回头我再告诉你,先回去吧。”

许歌从恍惚中回过神来,瞪了唐暖一眼,一边往驾驶座绕过去,一边没好气道:“一回来就给我这么大一个惊吓,你还笑!生孩子这么大的事都没给我说一声,别以为你现在讨好我就有用!”

“好好好,是我错了,”唐暖举起双手投降,“抱歉,我会补偿你的。”

“最好是!”

“砰!”

车门关上,宾利绝尘而去。

就在这时,一道身影自柱子后走出来,紧紧盯着远去的车子。

抱歉,我会给你补偿的。

司夜寒眼睛微眯,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电话很快接通,不等对面的人开口说话,司夜寒声音冰冷道:“ZH1709航班,头等舱A2号座位的乘客,我要她所有的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