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第5章

与此同时,一辆黑色的加长版布加迪里,司夜寒正在听着手机里的汇报。

“五爷,您要调查的那位乘客名叫唐暖,华国京城人,二十五岁,近几年一直居住在M国,有一个女儿叫唐果,父不详......重要的一点是,我们查到,她就是五年前失踪的那个唐文泓的大女儿。”

唐文泓的女儿?

司夜寒指尖敲了一下方向盘,淡淡道:“继续。”

“传言唐暖愚钝纨绔,蠢笨不堪,是个不折不扣的草包,但却深得唐文泓的宠爱,还对外宣称唐暖会是他唯一的继承人。当时就有人说,要是唐氏落在唐暖的手里,怕是不出三天就要被人算计走。外界都称,唐暖与唐文泓的二女儿唐萱相比,简直天差地别,唐萱,无论是样貌、才情还是能力比她更适合当继承人。”

愚钝纨绔,蠢笨不堪?

就唐暖在飞机上露的那一手,还有那眼神,犀利睿智,这不是一个蠢笨的人能有的样子。

看来,司家的情报网,该整整了。

这样的情报,要不就是唐暖一直在伪装,要不就是,她在M国发生了什么,足以将她整个人彻底改变。

阳光透过车窗玻璃,洒在司夜寒的身上,本就清贵凛冽的他,在镀了一层暖光后,宛若神祗。

五年前失踪,时间倒是对得上......

司夜寒目光微眯,“她这五年来的资料呢?”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瞬,然后才底气不足道:“我们,查不到......她的所有资料都被一股强大的势力给抹掉了,无论我们怎么查都没有查到任何一丝痕迹,甚至不知道她到底去过什么地方。”

查不到?

对司家的情报网他还是有点信心的,如果这都查不到一丁点的信息,那就证明,对方的势力与他旗鼓相当,或者更胜一筹。

还真是,有点意思啊!

司夜寒笑了笑,精致的眉毛微挑,声音淡淡,漆黑的眸中却多出几分好奇,“你去联络暗司,让他们彻查一下。”

那头又是一阵沉默,已经震惊到说不出话来了。

五爷竟然要为了一个女人去找暗司?

那可是暗司啊!

有必要吗?

这个唐暖究竟是何方神圣?难道和这次的暗杀有什么关系?

想到这里,那人神情一肃,“我知道了,我会尽快联系。”

电话那头的尹礼刚要挂断电话,又听司夜寒淡淡说道:“车牌京A55555,你查一下,我要知道车主是谁,去过哪里。”

尹礼:“......好。”

十分钟后,司夜寒的车刚停好,就收到了尹礼传来的消息。

许歌?

许家那位纨绔大小姐?

看到车子最后停在许歌哥哥许辉名下的一栋别墅里,司夜寒握着手机的手紧了一下。

再往下拉,是一张偷拍的照片。

照片里,唐暖抱着熟睡的唐果下了车,正对着许辉微笑着挥了挥手。

司夜寒微微眯眼,心头涌上一股莫名的烦躁,眼底愠色一闪而过,继而唇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微不可察。

他找出尹礼的号码拨过去,冷声道:“不管你用什么方法,许辉隔壁的那栋别墅,给我买下来,我今晚就要住进去!”

尹大助理面露难色,“五爷,这样不大好吧?”

据他所知,那栋别墅可是......

司夜寒不容置喙道:“我需要的是有能力的执行者,不是质疑者,如果你做不到,特助的位置我想是时候换人了。”

“别别别!我这就去。”尹礼心里默默为自己叹了口气。

造孽啊!

——

别墅里。

许歌和许辉已经离开。

唐暖抱着唐果坐在沙发上,一手轻轻抚摸小丫头微卷的头发。

小丫头八爪鱼似的抱着她睡得正香,小脑袋窝在她的肩窝里,呼吸均匀。

睡着的时候简直就是个小天使,可某些时候......

脑子里不由自主回想起某些回忆,唐暖抬手揉了揉眉心,头疼啊!

她收回视线,再次拿起手机看了起来。

一个月的时间里,车子被动手脚、路上遇劫匪、半夜被敲门、食物里放药、剧组道具遭到损坏......一次比一次凶险,要不是有许歌暗中跟着,只怕也不能次次都化险为夷。

唐暖垂了下眼帘,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看来对方是个高手啊!

不过,只要做过,就一定会留下些什么。

正想着,门铃却突然响了起来。

只见刚刚还睡得很熟的小唐果猛地就睁开了眼睛,双手一推,整个人腾空而起,一个漂亮的后空翻,干脆利落地落到地面站稳,然后头也不回地跑向门口。

那边,佣人陈妈已经开了门,唐果一支箭似的往门外冲去。

“哎,小小姐......”陈妈愣了一下,连忙出声想要追上去,“你慢点,可别摔了啊!”

唐暖一把拉住她,“陈妈,我去吧。”

宝贝面前,这小丫头不疯才怪。

说着,唐暖大步朝前,身后,陈妈也不放心地跟了上去。

大门外,站着一个快递员,身旁还放着几个大箱子。

唐果顿时双眼一亮,加快了脚步,一双小短腿快得几乎只能看到残影。

快递员看到来的人是个小女孩,先是被她的速度惊了一下,回过神来开口问道:“小朋友,你家大人......”

后面的话戛然而止。

只见门那头,就在小女孩即将撞上铁门的前一秒,她双腿一蹬,就身轻如燕般按下了门边那一米多高的按钮,门瞬间“嘎吱”一声,缓缓打开。

快递员:“......”

我是谁?我在哪?我看见了什么?

可这还没完,小唐果“嗖”地一下落地,就像颗子弹似的往快递员飞去,吓得他脸色都变了。

然而,刚迈出去两步,后衣领就被人从后面拽住拎了起来,小短腿蹬了两下,双手伸向前,挣扎着就要下地。

我的宝贝!

“安静点。”唐暖轻拍了一下她的脑袋,语气凉凉道,“不然我给你原路寄回去!”

此话一出,小丫头立马安静下来,幽怨地回头看向唐暖,扁了扁嘴,“妈咪......”

唐暖没搭理她,将她往身后的陈妈怀里一塞,这才走到快递员跟前,礼貌道:“对不起,小孩子调皮,没吓到你吧?”

快递员咽了咽口水,稍稍回神,下意识朝唐暖看过去,下一秒,又愣住了。

这人,也太漂亮了吧!

快递员再次咽了咽口水,之前是被吓的,这次则是被惊艳到的,他张了张嘴刚要说话,突然一辆布加迪由远及近开了过来,停在了边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