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第6章

除了小唐果一双眼睛还死死粘在几个快递箱子上,其他三人都下意识地看向那辆豪车。

下一秒,车门打开,一条大长腿率先迈了下来,紧接着,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帅得人神共愤的脸。

唐暖眼睑掀起,本是随意一瞥,目光却定在男人身上。

他微偏着头,额前碎发打在眉骨,有阴影垂在眼眸里,眸光细细碎碎的,却藏着涌动暗流。

眉目如画,挺鼻薄唇,轮廓深邃。

司夜寒这样的人,生的一副天上有地下无的好皮囊,不管搁在哪,都能第一时间让人注意到,与生俱来的强大气场,更是让人不能忽视他的存在。

然而此时他气场却往里收着,沉稳而内敛。

“你怎么在这儿?”唐暖将心中疑惑脱口而出。

望向她的眸色一深,司夜寒面不改色,指了指隔壁的那栋别墅,一本正经道:“我住在这里。”

一旁刚刚下车的尹礼嘴角没忍住抽了一下。

五爷,你是不是忘了,这别墅还没有过户啊!

唐暖闻言挑了一下眉,淡淡微笑,不卑不亢,“那还真巧。”

说罢,她转过身去,微垂下眼睑一一签收快递。

司夜寒打量着她。

她还穿着之前的衣服,只是脚上的高跟鞋换了,此时正穿着一双兔子模样的居家鞋,身材高挑,气质懒散而优雅。

头发用皮圈扎起,不紧实,松松垮垮的。精致漂亮的脸上依旧是素颜,艳丽而不俗,惊艳决绝。

傍晚的阳光倾泻在眼里,眸底的光浮动流淌,双目摄人,司夜寒不动声色,淡声说:“你和许辉很熟?”

声音里透着随意,却有些冷。

唐暖签完字,抬眸瞥了他一眼,笑了笑,答的也云淡风轻:“是啊,十多年的老朋友了。”

说完,唐暖眼角余光瞥见小团子已经快要抑制不住从陈妈怀里挣扎出来了,一时有些好笑,也顾不上司夜寒了,“不好意思,我还有点事要忙,失陪了。”

话音刚落,那边的唐果也挣脱了陈妈,一溜烟跑到几个箱子前,迫不及待地就撕下了其中一个箱子的胶带,唐暖想要拦都来不及了。

“宝贝!”唐暖一个箭步上前去拉唐果。

那东西能是随便让别人看的吗!

然而,小唐果一手被她拉住,另一手还不死心地勾住了箱子,唐暖一用力,箱子应声而倒。

“砰!”

放在箱子里最上面的一个东西,随之滚了出来,骨碌碌地滚到了司夜寒的脚边,撞到一只黑色的皮鞋,停了下来,晃悠几下,稳住。

几人这才看清,地上那东西到底是什么。

竟是一个完整无缺的头骨!

橘红色的阳光之下,散发着森森白光,两个空洞的眼眶里黑漆漆的,正对着司夜寒莫名幽深的眸子。

这......

好像,是真的!

陈妈和尹礼目瞪口呆地看着地上的头骨,嘴巴张的老大,脑子里一片空白。

空气瞬间变得凝滞,安静得有点诡异。

唐暖有点忍不住想要抚额。

下一秒,小唐果甩开了唐暖的手,一蹦一跳跑到司夜寒跟前,蹲下,双手小心翼翼地捧起那个头骨,笑得十分甜美。

“宝贝!”

同样的两个字,和之前唐暖说出口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感受,从唐果嘴里说出来,莫名的让人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废话!

任谁看到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手捧着一个头骨喊出宝贝两个字,能觉得正常吗!

就算那只是个模型,对于正常的小孩子来说,也绝不会是个宝贝吧!

还没回过神来,又见唐果上下左右打量着头骨,很是认真仔细,嘴里还念念有词地不知道在说着什么。

尹礼一个哆嗦。

麻麻,有变态啊!

沉默在持续蔓延着。

唐暖脸皮抽了抽,这个坑妈玩意儿,真是......

她三步并作两步过去一把捞起还在研究着头骨的小唐果,皮笑肉不笑道:“大家别误会,这就是个模型,是她的家庭作业......”

骗鬼呢!

这话她自己都不信!

不过,这些人信不信,怎么想的跟她有一毛钱的关系吗?

没有!

唐暖再次将注意力全在头骨上的小唐果塞给陈妈,“你先带她进去。”

“啊?哦哦......”陈妈抱着小唐果,低头就对上了那个头骨,心里有些毛毛的,差点没忍住连人带头骨地将小唐果扔出去。

这是假的,这是假的......

陈妈一边默默地念着,一边有些机械地抱着人往别墅里走。

好不容易把人送走了,唐暖松了口气,转身对司夜寒说道:“再见。”

说罢,就要去搬那几个箱子。

“我帮你吧。”

身后,司夜寒突然就走了过来,将三个箱子叠在一起,弯腰搬起就径直朝别墅里走去。

唐暖本来想说不用,可想想又觉得那样太过刻意,只好将话咽了回去,搬起剩下的两个箱子跟了上去。

留下风中凌乱的尹礼震惊地看着两人的背影。

他家五爷......竟然放下身段去帮一个女人搬箱子!?

说好的洁癖呢?

说好的不近女色呢?

怎么说变就变了?

尹礼收回视线,抬手摸了摸下巴。

唔,真相只有一个!

那就是,这唐暖背后藏着一个什么惊天大阴谋,值得他们五爷放着那每分钟千万上下的生意不管,隐忍着来故意接近。

尹礼觉得自己真相了!

五爷都这么认真了,他也得加把劲,好好将唐暖的资料调查清楚才行。

不不不,目前是先要解决隔壁的那个难题。

你可以的!

尹礼想着,给自己加油了一番,转身走向隔壁的那栋别墅。

再看这边,唐暖和司夜寒走进别墅里,大厅里一个人都没有,估摸着那小家伙现在正在房间里爱不释手地研究着她的新“作业”。

“放地上就可以了。”唐暖将手里的箱子随意放到沙发边上,礼貌而疏离道,“谢谢你啊。”

司夜寒把箱子放下,说了句“不客气”,然后就很自然地坐到了沙发上,双腿交叠,慵懒地靠在椅背上,神情悠然自若。

唐暖:“......”

她好像也没有说“随便坐,当自己家就可以了”这样的话啊!

这人是不是太自来熟了一点!

“怎么只有你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