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风 > 佳妻为后 > 

南巡

第3章 南巡

宫中日子清闲,一晃眼便是初秋。

按惯例,皇帝每隔三年需带着皇后南巡,督查地方官员,体察民情。

只是出巡之时,皇帝身边又多了一个宁嫔。

“皇后不会在意吧?”萧谨握着宁婳的手,侧头问向沈清词。

沈清词得体笑道:“能多一个人伺候皇上,臣妾很高兴。”

南下一路十分顺利,朝中局势虽复杂,但萧谨治国有方,百姓也算安居乐业。

召见外臣时,萧谨待她的态度好了不少,脸上偶尔挂起的温柔笑意让沈清词骤然心跳加速。

在无人看见的地方,她时常望着萧谨微微出神——这样好似恩爱夫妻的日子就像是幻影一样,显得那么不真实。

她还记得年少进宫赴宴惊鸿一瞥的那个少年郎,他一身贵气装扮,俊美无俦,还未完全长成的身体透出一股坚毅挺拔,谈笑间笑意盎然,不像如今已是世人敬仰的天子之尊,眉头却难得舒展,叫人看不清,摸不透。

记忆里的身影在这一刻好像与现实重叠了。

“众爱卿平身,今日便当家宴,朕定与尔等畅饮一番!”

萧谨微带磁性的嗓音把沈清词拉回现实,她定定神,脸上挂起最妥帖的笑容,做好一个皇后应有的本分。

不知不觉到了深秋,来时一路畅通无阻,回宫的日子便提前许多。

离皇宫渐近,萧谨对待沈清词的态度再度冷硬起来,只与宁婳日日厮混,蜜里调油。

沈清词干脆称病,避而不见。

这日,宁嫔不知从哪里听说不远处有个林花溪,地势偏僻,景色却十分优美,在萧谨面前撒娇犯痴说要去。

“那宁嫔娘娘可真是任性极了。”知夏对恃宠生娇的宁婳多有不屑,而沈清词则注意于一向谨慎的皇帝陛下竟然答应了这样的危险请求。

这才是放在心尖处的人么……沈清词暗自苦笑。

是夜,沈清词退避随侍,独自一人拿着壶酒寻了个清静处,爬上一棵矮树,对着皎洁月光自饮。

沈国公府,武将世家,她是这一辈里唯一的女儿,未入宫前也是活得恣意。如今距离京城越来越近,这样的日子很快便没有了。

正当自娱自乐,远处皇帐却突然火光冲天,吵嚷声越来越大。

“有刺客!”

“护驾……护驾!”

不好!沈清词翻身下来,拍拍脸醒酒,迅速往回跑。

皇帐周围被御林军围了个水泄不通,侍从进进出出,时不时端出一盆血水。

帐内,宁婳哭得梨花带雨,萧谨脸色惨白,紧闭双眼,浑身是血,御医张见微才将那只横贯他胸口的长箭取出来。沈清词看到这副情景,心里一紧。

见皇后来了,张见微急忙行礼:“微臣参……”

“不必多礼,”她打断他,勉强控制住声音的颤抖,问道:“张太医,皇上如何?”

“回禀娘娘,微臣已为皇上施针,保住心脉,只是……”

沈清词反应过来,挥退众人,宁婳哭着不愿意走,被人强行拖了下去。

“如今只剩你我,知夏是我心腹,张太医不妨直言。”

“皇上所中箭上带有一种剧毒,微臣虽能配置解药,但药性凶猛,且无人试过,臣不敢冒险。”

沈清词拿起那只长箭细细查看,垂着眸子,让人看不出多少情绪:“你有几成把握?”

“五成。”

她轻轻抬起手,似乎想要抚摸萧谨的脸庞,但停在半空复又落下,轻轻吐出两个字:“够了。”

“娘娘!娘娘不要!”知夏敏锐察觉到她要做什么,出声阻止已来不及。

沈清词将那只长箭重重刺入心口,是与萧谨同样的位置。

瞬间,鲜血涌出,几滴温热液体溅在萧谨的脸上,那双紧闭的双眼似乎动了几下。

“我来试药,请先生务必全力以赴。”她换了更尊重的称呼,忍着剧痛道,“此事,不必让他知晓……”声音渐弱,随即便昏了过去。

张见微愣怔片刻,看向沈清词的眼神复杂不已,随即恭敬跪下行礼:“臣定不负厚望。”

皇帐内发生的事无人知晓,好在张见微确有真本事,三天后,萧谨的毒便解了。

醒过来时,宁婳正扑在他怀里大声哭泣:“皇上!皇上您终于醒了,吓死臣妾了……您若出事,臣妾也不活了呜呜呜呜……”

萧谨坐起来环顾四周,语气中有些几不可察的失望:“一直只有你在照顾我?”

“是啊皇上,娘娘不吃不喝照顾了您三天三夜,憔悴了不少。”一旁的莲儿急忙搭腔。

许是因为乏力,萧谨有些敷衍地拍拍宁婳以示安抚,又抬手摸摸脸颊,那里仿佛还有些温热。

他有些出神,最终没有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