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风 > 倾城妖夫请下榻 > 

第3章

第3章 第3章

“废话少说,赶紧去救王爷,要是救不了,哼!”

男子冷冷的扫过沐漓一眼,不再跟她废话,伸出手提着她的领子,便大步往房间前走去。

刚刚看她浪费了那么长的时间,不管她是不是有真本事,也要试一试,毕竟王爷的情况等不了,听她之前说的话,也是有点内行。

“我自己能走,放开我!”

沐漓就好像是小鸡一样,被男子提着往紧闭的房门走去,不满的挣扎着,但是好像并没有什么卵用。

吱呀~

碰!

房门缓缓的被打开,沐漓就这样被直接扔了进去,随后,男子则是将房门紧紧的关上,剩下沐漓一人待在房间中。

这时,一旁的侍卫走上前来,疑惑的看了男子一眼后,忍不住道:“将军,这样有用吗?”

只见男子眼底闪过一抹复杂之色,“你看着门,别让她出来。”

“是!”

语毕,男子则是转身往院子中走去,目光紧盯着那个简单的道台,只是一个高脚的四方桌,上面摆放着蜡烛,以及空空荡荡的盘子,和几张黄色的符纸。

“将军,您在看什么?”

侍卫见状,三步走上前来,忍不住出声询问道。

男子则是绕着那道台,缓缓的走动了起来,眉头轻轻的皱了起来,这没有什么异样,可是为什么那剩下的半只鸡却不翼而飞呢?

与此同时,王府的房顶上,高高翘起的建筑上,一个白色的物体出现在了上面,只见一个白色的身影,足尖点地,轻轻的立于房顶上,白色的衣袂随风舞动,手中则是拿着一直烤鸡。

尽管满手油渍,可是那吃相却是说不出的优雅,一双潋滟的桃花眼半眯,目光随意的看着王府的方向。

沐漓被关在了房间中,心里一阵郁闷,小心翼翼的挪动着脚步,只是那周围的气息,却是让她不由得心中一沉,这间房里实在是太过诡异了,若不是那薄弱的一丝人气存在,估计她会以为她是走进了乱葬岗。

没错,就是乱葬岗,空气中充斥着的全是死人的气息。以及浓厚的怨气。

沐漓迅速的压下了心中的恐惧,若是她这副样子,被她爷爷看到了,一定会好好的训斥她一通,想她堂堂老沐门,祖祖辈辈都是声名在外的除鬼道士,可是到了她这一代,竟然是个女娃。

但即使是女娃也不能够放弃这门技艺,一直以来,爷爷都将她带在身边,让她学习各种除鬼的本领,对付一般的东西,她或许还行,可是现在这个,一看就是积怨已久,这样的东西最难除了,说不定她还没有除掉它,自己就先玩儿完了。

沐漓一边想着,一边却缓缓的往里面走去,如今她被关在这里面了,除了前进也别无他法,转眼间,她已经穿过了前厅,一个巨大的屏风挡住了她所有的视线,依稀可以看见,再往里,应该就是王爷所住的地方了。

越接近他所处的位置,四周的阴气不由得加重了几分,沐漓的眉头再一次皱了皱,只是脚下的动作却并没有因此停止。

这时,一个面色苍白的身影映入眼帘,沐漓站在床前,只见一个骨瘦如柴的男子,双眼紧闭躺在床上,眼睛已经深深的凹了进去,脸上笼罩着一片阴郁之色,依稀可见在他床上飘过一丝黑气。

“果然是这样。”

沐漓眼底迅速的闪过了一丝了然,原来眼前的这人,常年病痛缠身,或许是之前病倒,体内阳气衰弱,然后才会给这股怨气有机可趁的机会,从而寄宿在他的身体中,一点一点的壮大自己的力量,直到这个人死。

这怨气虽然强悍,但是也不是没有对付的办法,沐漓缓缓的敛去了脸上的情绪,深深地看了床上的男子一眼,沉声道:“今天也正好我碰上了,就出手救你一回吧!”

说话间,沐漓则是从衣袖中掏出了一张明黄色的符咒,上面用毛笔划出了一个符咒,只见沐漓双手合十,将符纸放在手心中,双眼紧闭,低声念了两句,忽然伸出手,明黄色的符咒便随即贴在了床头。

这时,床上的黑气四处流窜,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慢慢的消散着,沐漓见状,脸色顿时一喜,看来有效果,符咒没有白学。

可是,她还没有高兴完,那道明黄色的符纸却突然从床头脱落,见此,沐漓脸色一变,迅速的伸出手,想要将符纸捡起。

碰!

咚咚!

啊!

只听到三声异响,沐漓的身子便直接被弹飞了,身子随之撞到了屏风上,撞翻了屏风,倒在地上,发出一阵闷响。

“怎么了?怎么回事?”

此时,门外的人听到了里面的动静,脸上露出了一丝担心之色,刚刚那声音就好像是打斗传出来的声音。

“是不是王爷………”

门外的人正准备开门之际。

“不准开门!”

沐漓却忽然大喝一声,缓缓的从地上爬了起来,目光冷冷的扫过房门口的那团黑气,看来刚刚她是伤到它了,所以现在想要逃走了。但是她又怎么会眼睁睁的放它离开?

听到沐漓的声音,门外的人先是一愣,但随后却不由得露出了一丝疑惑之色,道长还活着?刚刚是她的声音?

闻声赶来的将军,在听到房间里的动静后,也忍不住皱起了眉头,随即沉声道:“你怎么样?”

听到男子的声音,沐漓却是忍不住冷冷的勾起了嘴角,这个时候还问她有没有事?是不是有些太晚了?要是她要死的话,估计他把她关在房间中的时候就已经死了。

沐漓没有答话,双眼紧盯着眼前的一团黑气,看来这段时间它已经积累了不少的能量了,竟然还能够成型了。

“奥~”

忽然,一道诡异的声音传出,让门外的人一愣,脸上纷纷露出了疑惑之色。

“哼,你叫唤也没用,连人形都化不了,还妄图留人世间?”

沐漓冷冷的扫过黑气一眼,它竟然还在威胁她?

听到这道声音后,王府的房顶上,那个白色的身影,不着痕迹的靠近了几分,一手拿着烤鸡,竟然慢悠悠的坐在了房顶上,饶有兴趣的打量着院子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