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风 > 邪王的绝色妖女 > 

拜师

第2章 拜师

跟着下人进门来的老人让所有在场的人都忍不住皱了皱眉。

檀道济作为主人,首先开口问道,“这位是?”

下人忙答,“回将军话,小的刚出门便撞上这个人,他说想来做女郎的教习先生。”

“哦?”檀道济上下打量来人,粗麻的衣服破破烂烂的挂在身上,宽大的袍袖上打着几个显眼的补丁,看针脚便知道是胡乱缝上去凑数的。脚下虽穿着布鞋,两只鞋却都是左脚。

乱蓬蓬一团的头发已渐花白,看来是上了年纪的人了。眼睛被那一头乱发盖得严严实实,也不知他到底能不能看见人。这人虽然衣衫破旧,脸上、身上倒是干干净净,估摸着不是路边的乞丐。

檀夫人显然有些顾虑,轻声唤道,“夫君,此人……”说着欲言又止。檀夫人是乃是陈郡谢氏的旁支出身,虽比不得主家女郎,却也是大户人家的出身,要她当面说人的不是,她倒的确说不出来。

檀道济瞧见夫人的表情便知她不放心将女儿交给个来历不明的人。檀道济拍拍夫人的手,示意他心里有数。

檀道济拱手向老者询问道,“不知先生师承何派?”

众人都去看那老者,老者却似充耳不闻,偏着头只看着小邀雨。

檀道济微一皱眉,不想失礼于人,换了个问题问道,“那先生祖籍何处啊?”

众人再次望向老者,可他却还是一声不吭地站着。

带他进来的下人见状不对,怕主人责怪,抢先喝道,“你个老疯子!可是想进来檀府骗吃骗喝的!”说着便往外推搡老者。

老者却如钉在地上一般,纹丝不动。

下人一看,“腾”地上了火气,一招手叫来另外几名家丁,拉住老者往外拽。

檀道济是何等眼光?一下便瞧出这老者身手不凡,抬手制止下人,“不得无礼。”

“你何以用刀剑对着自己的父亲?岂为不孝?”老者突然张口说话,把在场的人都弄得一愣。

檀道济心里却是一惊,他回头看看身后,虽说女儿方才被拍落的短剑还原封不动地横在院子当中,可他同女儿打闹是在这老人进门之前,这老人怎么会知道?

檀道济方要张口细问,便听身侧的小邀雨道,“短剑是没开刃的,就算爹爹躲不开也不会伤了爹爹。”她说着从地上拾起短剑,恭恭敬敬地双手奉上给老者看。

檀夫人怕这古里古怪的老头伤了女儿,忙要上前把女儿拉回来,却被檀道济拦住了。

邀雨双手捧着短剑递到老者面前,老者只是微微侧了下头,隔了那么厚的头发,也不不知道他到底瞧见了没有。

片刻后他点了点头,正色道,“好。虽如刀锋剑利,却不忘人伦纲常;虽身带娇惯戾气,却不失礼仪孝道。老夫就收下你这个小丫头做徒弟。”

檀道济来没来得及接话,小邀雨就已经跪了下去,“咚咚咚”磕了三个响头,“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说完,回头冲子墨招了招手,子墨会意,也在她身侧跪了下来,然后一言不发地连叩了三个响头。磕完最后一个头却伏在地上没有起来。

小邀雨笑吟吟看着老者,“师傅也收了他吧。他头都磕了。”

老者看着子墨咧嘴一乐,“你倒是比老夫还惜字如金,好吧,也收下了。事不宜迟,老夫现在就教你们。”说着也不待下人带路,径直向后院的练武场走去,似是轻车熟路一般。

檀夫人慌了,拉住檀道济的袖子道,“夫君,这、这……”

檀道济安慰地搂了夫人在怀里道,“夫人莫慌。依我看,那老者绝非凡人。”

檀夫人愣了愣,“此话怎讲?”

檀道济眸中精光微闪,“且不说他并未亲眼所见,便可知晓方才院中发生何事。就说雨儿对他的态度,如此恭敬,就连对我这个爹爹也不曾如此。咱们的女儿直觉过人,定是凭本能感到老者强大,才甘心做他徒弟。”

檀夫人懵懵懂懂地听着,感觉相公说的在理,可又觉得哪里不太对。

自家女儿才不过三岁,懂什么慧眼识人?但既然相公说好,她身为妇道人家,自然是不会反对的。

老者进入檀府的半年间,始终是深藏不露的感觉。檀道济安排老者住在府内,檀夫人也极尽主人之宜地为他制备衣物,可老者始终是那么衣衫褴褛,两只左脚的鞋子。

而邀雨,则成了个十足小武痴。天未明便起床练武,就连平时吃饭都要三催四请,她才会恋恋不舍地离开练功房。

檀夫人始终不放心,多次劝檀道济去过问一下,可檀道济此番回都城,八九不离十是要升迁的,朝中多方都需要打点。

加之年关将近,檀道济亦是分身乏术。偶尔得空儿去练功房,也只见女儿盘膝打坐,并无异样,因此也就未多加过问。

正月初八,檀府设宴,请了同朝的大小官员和民间有头有脸的人物不下百余人。

当日一大早,檀府便上上下下地忙碌了起来,宾客络绎不绝,各路送来的节礼一担接着一担地抬进檀府,无论是檀道济还是檀夫人都应接不暇。

檀道济自镇压了卢循起义后便平步青云,近日在朝廷上更被皇上大加赞赏,称为肱骨之臣,可谓风头正盛。

朝中官员虽有眼红的,也免不得巴结他。就连权倾朝野的中书监刘裕都携同自己十岁的长子前来。

刘裕甫进门,檀道济便大步迎了上来,两人同为寒族出身,私下里便交情甚笃,此时檀道济也不拘礼节,微微环臂失礼迎道,“刘兄,欢迎欢迎!”

檀夫人也自正厅的宴席走了出来,忙俯身施礼道,“贵客临门,蓬荜生辉。”

刘裕一摆手道,“诶,弟媳总是这样客气!岂不是与老哥哥我生分了?”

檀夫人含笑道,“刘中书与我家大人亲如兄弟,自然可以无拘束些。妾身一介妇人,却断不能至礼节于不顾。”

檀夫人是七窍玲珑心,平日里刘裕来府上,她也不似这般拘谨,此时刻意疏远,无非因着府中尚有其他的官员在,她怕夫君得意忘形,失了分寸,被人抓住把柄。

檀道济听出了夫人话中的意思,谈吐间便多了几分恭敬。刘裕自是明白,也不多说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