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邪棺龙婿 > 

第1章

第1章 第1章

我叫林九,是个从千年大墓里出来的孩子。

我出生的那天,屋内,九条颜色各异的大蛇绕在房梁上仅仅盯着我。

接生的产婆说这是被我克死的九个亲人。

屋外,方圆十里的飞虫鸟兽,一夜死绝!

像是被吸尽精血一般,全都成了干尸!

除了天上飞的,地上跑的,还有田里种的庄稼,也没有逃过一劫,全都成了枯草。

风吹则断!

当晚,接生的稳婆就放出消息,说林家刚出生的小子是个祸害,犯了天怒,一切异象,都是由我引起!

村里人当即抄起家伙什,围堵林家,说是要把我淹死,才能平天怒。

正当村民闹得正起劲的时候,我爷爷林远山走出门去,幽幽开口,说了一句话。

“今日,我林某在此请求各位放我这孙子一条生路,九年之后,我林远山必定保各位一场大富贵。”

至此,村民才四散而去,各回各家。

不为别的,只因我爷爷是摸金圣手林远山!是卦圣林远山!

村民皆知,林远山卦术天下卓绝,平生起卦从未落空。

但也正因为爷爷这两门手艺,导致林家,差点绝了户......

我出生的前一年,八百里苍山,发生了一场载入史册的大地震。

地震之后,苍山龙脉断裂,大山深处,一座大墓浮了上来。

江湖传言,那是座埋在苍山龙脉中的帝王墓。

那帝王墓中,黄金珠宝堆积成山,谁能盗走,便能富可敌国。

于是一时间,江湖上各派盗墓高手,无论是南派摸金、北派搬山、西界发丘、东界卸岭......纷纷出动!

可这些进去的高手,大多是有进无出!

即便有那么一两个人侥幸出来,也失了神志,嘴里不停喊着“里面有鬼,有厉鬼!”

一时间,各大盗墓门派,都默认了一个不成文的规矩。

那就是,从此以后,各大盗墓门派弟子,不得踏入苍山大墓半步!

可这世间,最不缺的就是不信邪的人。

比如我爹!

苍山大墓消息才传出时,我爷爷就千叮万嘱,让三个儿子,千万不要去趟这趟浑水。

爷爷说,他起过一卦,那大墓进去就出不来,一旦出来,谁家就会断子绝孙,九族全灭!

可我爹正当年轻气盛的光景,哪儿听得进去?

他靠着摸金圣手林远山的名头,连哄带骗拉拢了十来个兄弟,与他一同前往苍山大墓。

于是,众人一路损兵折将,终于是去到了大墓之中。

只不过,到大墓深处时,一行人,死的死,逃的逃,只剩我爹一人,孤身前进。

那大墓的主墓室,暗无天光,能看到的只有摄人心魂的无边黑暗。

我爹打开余电不多的电筒,想看清这主墓室中,到底有什么东西。

电筒一照,就看见墓穴中央,摆着座巨大的玉棺材。

我爹上前,认出了这是死玉。

老话说得好,“活玉养人,死玉镇鬼”,玄门道士镇妖诛邪,只用巴掌大小的死玉,便可完成。

而眼前这具棺材,通体都是死玉材质,绝对动不得!

只是我爹早已被江湖传闻迷了心窍,哪里顾得上什么死玉活玉?。

他直接拔出铲子,撬开了棺材盖子。

这一撬,一瞧,差点没把他吓得摔倒在地!

只见这死玉巨棺中,竟躺着一个绝美女尸,穿着红底金边的宫装,白粉红唇,面色如生,双眼紧闭。

更让人惊异的是,这女尸肚子鼓胀,仿佛怀孕十月一般。

盯了半晌,我爹发现没有异常之后,才再次上前查看。

女尸嘴中,含着一颗定颜珠。

我爹这才松了口气。

但祸端的开始,也正是此时!

他壮着胆子,爬进棺材里,用手指去撬女尸的嘴,打算将那定颜珠取出。

才刚俯身的时候,就感觉到身后阴风渐起,温度越来越低。

忽地,我爹身后,响起“咯咯咯”的笑声。

“谁!”

我爹浑身一惊,回头看向黑暗深处。

扫视良久,却是什么都没发现。

他咽了口唾沫,回过头去,打算继续取珠。

才刚转头,就赫然看见女尸睁开了眼睛,瞪着自己,目光阴寒可怖!

我爹吓得惊叫出声,手脚并用连滚带爬出了棺材。

就在他爬出去的瞬间,那女尸的孕肚瞬间干瘪!

一道小小的黑影,从女尸肚中钻了出来,跟上了我爹的脚步,融进了他的影子中!

......

我爹回到家时,人模鬼样,形同骷髅。

母亲是第一个见到他的。

母亲心疼我爹,忍不住抱着我爹哭了起来。

而正是因为这一抱,才有了我!

爷爷得知后,气得拿起拐杖就打断了我爹的腿!

还问我爹,知不知道我爹带回来个什么东西!

我爹哭着摇头,说自己什么东西都没拿,怎么进去就怎么出来的。

爷爷叹气连连,没有理会他的说辞,连忙闭关卜卦。

说这是要为林家,为这天下,算出一线生机!

此卦,算天!

从那日起,爷爷关门谢客,不见外人,也不吃饭喝水,在自己房中待了七七四十九天!

这段日子,爷爷卜了九百九十九卦,卦卦都是死路!

就在第四十九天将过之时,爷爷筹齐“千卦”之数,他才在绝境之中,找到一条生机!

爷爷再出门时,已是双目空洞,眼眶全黑,两道血泪痕凝在脸上。

这一卦,竟是他用双眼换来的!

我爹当即跪倒痛哭,连呼孩儿不孝!

但爷爷却惨笑起来,对他道:“这都是林家的命数,怪不得谁。”

我爹当时还不懂,爷爷这是什么意思,

是后来他才明白......

我娘亲怀胎三月时,奶奶去世!

怀胎六月,二伯一家五口,全数淹死!

怀胎九月,大伯一家三口,车毁人亡!

九个月,林家就已死了三家九口人!

后来,我出生那天,母亲难产,是怀胎十月死的第十个人!

我爹搂着难产而亡的母亲,面目呆滞。

爷爷把啼哭的我,从血泊中抱起,掰开我紧攥的小手,从中拿起了两块带血的玉佩。

这玉佩,是随我一同出生的,一龙一凤,色泽如血!

爷爷打量了片刻,看着我爹,缓缓道:“这,是死玉!”

我爹怔怔抬头,看着爷爷和我。

死玉!

是那口棺材的死玉!